分卷阅读83

散装肉脯(H) 作者:迷迷迷

分卷阅读83

      散装肉脯(H) 作者:迷迷迷

    分卷阅读83

    “给我解开。我让你爽死。”李大哥声音低沉暗哑,情欲勃发。

    “没用的废物,绑着就不能让我爽了吗?”大公子咬着他的耳朵,恶魔一样轻轻嗤笑。

    “太紧了。”李大哥抖了抖手,铁链和应一般响动。

    大公子勾唇一笑,笑容魅惑诱人,他抬高身体膝行到李大哥面前,挺着肉根戳刺他的嘴唇:“把我舔射了,我就考虑放开你。”

    李大哥想也不想,一张嘴就吞进了湿润的龟头,回忆着以前在勾栏里头被姑娘们伺候的方法,伸着舌头舔舐马眼,舌尖轻轻抵着顶端的小孔旋弄,惹得大公子娇喘出声,身子抖了几下,几乎要扑倒在他身上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……别…………别戳那里…………啊…………”

    大公子伸手撑着床头,扶着身体,肉根被吞进一个高热的地方,舌头像小手一样灵活按压着马眼,舒服得神魂都要出来了。这一年以来他也不是没有放纵过自己,自从药效消散之后,他回忆当时被控制的情形,恨得几乎要杀了所有人,但同时也清醒记得李大哥如何温柔对待自己,两人如何灵魂相贴一般抵死交合,心里不由得带上了一丝留恋。四人逃跑之后,他缴获了李大哥当初说要送给他的礼物,拿着那对银制的乳环,他咬着牙几乎是要杀人一般想着,好你个李大哥,操完我就敢逃,等抓回来了一定要打断腿!

    大公子一边恢复一边派人寻找他们四人的消息,期间也有像以往一样纵情肉欲,可惜早就习惯了被操弄的身体,无法对着女性有感觉,每当夜深人静,耳边总是响起李大哥低沉的声音,他把自己压在窗边,压在池水里,压在后山那个破旧的木屋里,一次次深入操干,巨大的阳根每次都撞到最深处,炽热的肠壁被摩擦得几乎要融化,这份过电一样的快感让他再也看不上别人,只能在深夜里握住他留下来的乳环,一下下用玉势慰藉着空虚的后穴。

    此刻日思夜想的人正在帮自己含弄,光是这样就能让他激动到射出来了,然而这人的唇舌功夫居然这么好,也不知道当初是谁给教的……想到这里,公子又醋意横生,一下掐着李大哥的下巴,抽出肉根拍打他脸颊,质问道:

    “技术这么好找谁练的?”

    李大哥笑了笑,很快反应过来他是在吃醋,并没有答话。

    公子被他这副悠然自得的姿态给惹得发怒,抬手扇了他一个耳光,一个之后又不解恨,再扇了两个,把人打得脸颊红肿,才狠狠地说:

    “我不管你从前怎么样,以后只能给我舔!敢不听话就杀了你!”

    这句几乎是宣誓主权的话让李大哥听得心头一震,高贵冷艳的公子,醋意大发的公子,乖顺依赖的公子,蛮横无理的公子,心狠手辣的公子,所有的公子都让他心生怜惜,想好好疼爱他,想揉碎他吃进肚子里,想和他永远在一起。

    即使,是以阶下囚的身份。

    李大哥没想到自己会这么卑微,本来纵马沙场想做一番事业,结果太平盛世也没能建功立业,后来做了公子的随从,也只能做一些鞍前马后的琐碎事务,直到参与了报复公子的计划,遇到了足以让他心尖颤动的公子,不但身体软绵对味,连脾性都那么乖巧可爱,虽然他知道这不过是公子的其中一个假象,真正的他,是交配过后会吃掉雄性的母螳螂,是带刺的玫瑰,是高高在上随意可以决定人生死的上位者,而自己不过是一介草民,两人云泥之别,如果不是那场荒唐的报复,根本不可能有雨露之欢,而如今,居然在不可能的道路上再次让他看到希望,怎能让他不疯狂?不求之若渴?

    李大哥全然不顾皮肉的疼痛,深深地望着大公子:

    “只要公子能让我操,自然没有别人的事。”

    说罢又是一个耳光,“还敢跟我提要求?”

    李大哥看出来公子是有点羞涩,于是笑了下,声音变得更加低沉嘶哑:

    “仔细手疼。公子,小嘴很饿了吧,让我喂饱你。”

    公子抿着嘴唇唔了一声,小脸迅速飞满红霞,怒道:

    “你还没给我舔射!”

    李大哥从善如流地含住了嘴边的龟头,在他眼里这根连腥臊都没有的下体干净得不似凡物,深红可爱,一如身上的人那么娇羞,他饱含爱意地温柔舔舐他,手不能动,只能靠舌头不断抚慰,撩过冠状沟,不出意外惹得公子一阵紧绷的颤抖,他眼里笑意更深,收起牙齿让公子不断穿刺在他口中,很快公子就喷射在他嘴里,浓浓的味道被他全数吞进肚子里,还意犹未尽地舔了一下顶端,把射过的公子弄得又喘了几声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……”

    公子满脸潮红地抽出自己的肉根,暧昧的银丝还连在上头,他看着李大哥把自己的精液全部吞食,舔着唇的样子似乎吃了什么美味的东西,身体便哄一声好像着火了一般,血液翻腾,后穴酥麻,一张一缩地分泌汁液,想要剧烈的贯穿。

    他双手撑着李大哥的胸膛,慢慢往后退,退到直立高耸的肉根上头,便摇摆着臀部,低头去对准。黑发垂落在腹部,和雪白的皮肤交相辉映,此情此景美得李大哥粗喘如牛,恨不得一下就捅穿这个尤物。

    龟头戳刺了几下湿淋淋的小口,李大哥一个耸腰挺胯,挤进去了一个大头,肠肉随即欢欣地吸弄着往里拉扯,公子抖着腰慢慢往下坐,享受着互相慰贴的销魂摩擦,优美的颈脖后仰,全身崩成一道雪白的曲线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……唔…………好粗…………吃到了…………”

    李大哥无法忍受这么慢吞吞的动作,刚进了一半便狠狠一耸,大半根没入顶到深处,久未造访的甬道一如梦中那般紧致湿润,箍得不留空隙,夹得他本来为数不多的理智都消散殆尽,马上不留余力地狠狠挺入,用要操穿肚子一样的力度猛烈攻击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……啊…………慢点…………好快…………啊…………”

    大公子没想到这人如此性急,还剩一点没吃完就开始进攻,被这剧烈地势头给弄得如同风中树叶一样凌乱摇摆,久旱逢甘霖的小嘴被不断顶撞贯穿,爽得汁液乱溅,敏感得好像一碰就要融化似的,嘴里接连吐出羞耻的话语,双手几乎要撑不住身体。

    “慢点…………啊…………啊…………”

    铁链哗啦啦不断响起,吵得几乎要遮住大公子甜腻的喘息,床上一个雪白的美人正跨骑在一个深肤色的壮汉上,如同骑着一匹发疯的野马,被顶得秀发凌乱,臀肉翻飞,大床不堪承受一般发出咯吱的声响,几十下之后,美人双眼迷乱地歪倒在壮汉身上,依旧被一下下顶得身子剧烈起伏,嘴里发出断断续续的艳丽喘息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……慢点…………要捅穿了…………啊…………好爽…………”

    李大哥觉得自己几乎没有第二种意识,脑海里只有一句操死他操死他操死他的念头,不断不断埋入,凶狠的突刺,最好干穿他,弄破他,让他沾上自己的气息

    分卷阅读83

    -

分卷阅读83

- 新御宅屋 https://www.xyuzhaiwu.vip